学院邮箱 |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院动态 >新闻中心
字体:

北京清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李振宇接受专访


校政企三方合作天大继教新模式成型

刘增辉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时间:2016-06-03 浏览:639

 

      天大网院院长李振宇对《在线学习》杂志记者说:“和以往相比,远程教育面临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就需要我们顺势而为,与时俱进。我们要通过战略转型,实现北京大学网络教育的升级,形成具有北京大学特色的继续教育发展体系。”

 

      今年3月30日,北京大学网络教育2016届大港油田优秀职工班毕业典礼在大港油田举行。这是一次堪称隆重的典礼,引人瞩目的不仅有87名优秀毕业生,还有参加典礼的各位领导。除了北京大学、北京清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负责人外,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葛英秋、大港油田工会常务副主席陈兰英,北京市部分区县局、公司、集团工会主席等,也出席了典礼。

      据统计,2008年以来,北京大学网路教育学院通过与北京市总工会合作,已举办劳动模范班、职工素质教育学历班、工人先进集体成员班等各类示范班20余期,有3800余名劳动模范和先进集体职工走进北京大学现代远程教育课堂,通过网络教育的学习,实现了自我提升和完善。

      这是天大网院推进校政企合作办学模式的丰硕成果,也是对北京大学多年探索的肯定。天大网院院长李振宇对本刊记者说:“和以往相比,远程教育面临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就需要我们顺势而为,与时俱进。我们要通过战略转型,实现北京大学网络教育的升级,形成具有北京大学特色的继续教育发展体系。”

      继续教育内涵已经发生变化

      记者:天大网院一直在探索继续教育办学新模式,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李振宇:十几年来,我国的继续教育走过了快速发展的历程,已经消化了大部分学历补偿的需求。再加上适龄人口总规模的下降,继续教育正面临着严峻的生源危机。一个数据是,从2008年到2017年,0到18岁人口从2500多万,可能降到1100多万,降幅达到了56%。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再走“多拉快跑”的老路,必须实施战略转型,寻找出继续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

      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这带来了继续教育内涵的新变化,所以也必须有与之相匹配的继教模式。

      记者:您认为,现在继续教育的内涵发生了哪些变化?

      李振宇:我国正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建设创新型国家,社会群体对继续教育的需求也不断增长,继续教育的内涵已经从对特定人群的补偿性教育转变成对所有社会群体的持续的个性化教育。

      政府一直在引导着继续教育向这个方向发展。无论从党的十八大报告还是“十三五”规划纲要都可看出,政府希望在继续教育领域内,促进高校和教育机构在教学体制和管理方式上革新,通过供给侧改革,面向社会真实需求和对应群体,提供更多适应社会需要,满足人民群众提升学历、培养技能、提高素质的教育产品。

      继续教育内涵已经发生变化

      记者:为应对变化了的形势,天大网院做了哪些工作?

      李振宇:自2008以来,天大网院先行先试,在政府服务和对接社会需求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和尝试。2008年,我们与北京市工会合作,北京市有学历需求的所有劳动模范都进入我们学院参加学历教育学习。同年,与深圳市总工会合作实施农民工“圆梦计划”。2011年,我们还响应广东省团委和政府的号召,积极参与“新生代产业工人圆梦计划”的创立和实施,形成良好的社会声誉和影响力。

      2014年,我们开始将校政企三方合作模式在北京地区推广,先后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市北辰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市体育局等政府部门合作培养人才,社会反响强烈,校政企三方合作办学模式逐步成型。

      记者:在这种合作模式中,各方是如何在需求上找到对接点的?

      李振宇:我们的对接瞄准三个方向,一是政府,二是行业,三是企业。就政府而言,提升辖区内全民的文化素质,是其公共责任和义务,但政府缺乏的是教育资源,而高校的介入正好能够帮助政府完成这项任务。因此,在与高校合作方面,政府表现出极高的热情,双方的合作非常愉快。

      就企业而言,高校继续教育与企业存在天然的结合点。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要实现转型升级和持续创新,离不开科技的提升和人力资源建设,因此,尽快提高员工素质和能力,已成为企业的内在需求。而一直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己任的继续教育,就和企业完成了对接。

      就行业而言,每一个行业协会对行业内部从业人员都有能力、技能和学历提升的要求,但是协会同样缺乏教育资源,我们高校正好可以补上这一短板。由于行业是纵向的,集合了众多的企业,所以,这里有着继续教育广阔的发展空间。

      发展至今,我们推行的校政企合作模式非常成功。从2008年开始,学院的学生主要来自于这三个方面,这就很好地解决了社会对继续教育服务的需求。

      记者:请您用具体的案例对这三方面的合作做一说明。

      李振宇:与政府的合作前面已经谈到一些。我认为,做继续教育要善于利用政府的调控优势进行创新。比如,我们在北京市一些地区开展的教育培训中,其辖区内所有企业员工的学历提升和非学历培训,政府补贴1/4,企业补贴1/4到1/2,高校再适度减免一部分学费。这样,教育培训就成为了一项公益事业,扩大了受益人群,提高了员工的学习积极性。

      我们与企业建立了直接合作关系。从2007年开始,学院以学习中心为服务平台,陆续与富士康集团、福建鸿星尔克、361度、七匹狼等大型制造业企业进行合作。企业对远程教育这种教育模式非常认可,从工作时间安排、学员职业发展规划、学习费用支持等方面都提供了很好的帮助。其中,在与富士康的合作中,美国苹果公司曾对部分优秀工人提供专项奖学金。现在,学院与富士康的合作已经延伸至上海、郑州、北京富士康等关联企业中。

      我们与很多行业开展了合作。比如,与福建光伏行业协会合作设立光电子技术(专科)、与北京市车辆运营管理协会合作开设旅游管理(专科)等专业,解决了行业内部的人才培养需求,将中小企业的人力资源提升难题,通过行业协会的集合作用与高校进行对接,有力支持了中小企业技术提升和从业人员的职业发展。

      教育模式与企业需求对接

      记者:我们知道,企业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那么,学院在教育模式上有怎样的创新呢?

      李振宇:原有的教学模式确实与企业的需要存在脱节的问题,为此,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创新性的改革。

      第一,根据行业企业的发展热点和特点进行专业设置和开发。比如,学院根据福建鞋服行业企业的需求,开设了市场营销、金融学、会计专业,使制造业企业逐步提升管理及营销人才队伍的水平和技能。

      第二,与企业内训相结合,对已有的教学计划进行修订。增设了企业需要的前沿类、交叉类课程,聘请企业高管、具有高级技术职称的人员担任课程、学业导师,为企业学员增加面授导学课程,扩大学员的知识面和知识深度,提高学员学习效果,为企业培养“用的上、留得住”的优秀毕业生。

      第三,制造业企业一般都有比较繁重的生产计划和严格的工作时间,为了解决企业学员的集中考试问题,学院为企业学员增开考场。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性和严肃性,学院对单一考试科目制作同一难度的4份不同试卷,用于企业学员轮流考试。在确保考场秩序的前提下,将考场就近设立在企业附近,方便学生参加考试。同时,请企业管理人员进行巡考,更好地保证了考场秩序和管理。

      第四,在学院的指导和鼓励下,企业对参加学历教育学习的学员进行补贴,对学有所成的学员制定奖励制度和职位提升计划,有效刺激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记者:如果学员已经完成了相关培训,是否可以折合成学分?

      李振宇:在校政企合作模式中,学历和非学历是结合在一起的。在与企业合作中,我们既提供学历教育模式,又提供非学历培训的模式,让企业从中选择。有的员工选择学历教育,有的选择非学历培训,但有的员工是学历和非学历同时进行。因为我们已经将学历教育和非学历培训打通,非学历培训的学分和学历教育的学分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记者:在对学员的考核上,有没有新的举措呢?

      李振宇:远程教育的学员和全日制在校生在学习方式、培养目标等方面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在考核评价体系上,应该从实际出发,避免单一考核模式。要根据不同的学科,不同的专业,不同的课程,采取不同的方式进行考核。如闭卷、开卷、机考等多种方式。

      比如工科,由于它的技术性和实用性比较强,相对来说闭卷考试会多一些。而对管理类学科,我们的开卷考试和大论文的写作会多一些。此外,在最后出口毕业论文上,不论是专科、本科,我们都进行严格把关,因为毕业论文是对两年半学习成果的最重要的一个检验和总结。通过多样化的过程考核,再加上毕业论文的严格管理,我们的学员在质量上达到了远程教育的要求。

      做非学历培训需要足够的耐心

      记者:现在很多网院都在尝试非学历培训,对此你们有怎样的考虑?

      李振宇:未来,非学历培训是继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我们将要大力拓展的一个领域。从去年开始,学院已经开展了对中职、高职教师的信息技术培训。今年5月,对山东、青海的地市级干部培训也将启动。此外,北京“8.12”爆炸事故发生以后,化工安全已经成为社会、企业关注的热点,而北京大学的化学工程学科在全国排名第一。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策划,项目推出后,相信会有很大市场。

      记者:一些高校对非学历培训有很高的热情,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您认为难点在哪里?

      李振宇:一是项目的开发。做培训首先需要开发出有本校办学特色的项目,假如北京大学要开发文学方面的培训项目,估计市场前景并不会很好,因为北京大学的强项是工科,是土木工程、化学工程等。二是市场培育。非学历培训和学历教育不同,项目开发出来以后,希望马上就吸引几千人、几万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它需要漫长的市场培育过程,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才能逐渐做大做强。

      比如,北京大学的国际工程管理培训,可以说是一家独大,全国该领域的从业人员基本上都在天大培训,但最初也经过了几年的市场培育,这个项目做到现在已经有20年的时间了。所以,做非学历培训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要经得起等待。

      记者:您曾经任北京大学招生办主任多年,现在又是网络教育学院的院长,对继续教育您有怎样的思考?

      李振宇:我之前从事的是普通高等教育,刚接触继续教育,时间不长,但有几点体会。第一,中国的继续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是双轨制,而国外是一轨制,不存在明确的区别。随着中国教育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我认为中国的继续教育普通高等教育也终将并轨,合二为一。现在,补偿学历的需求正在减弱,这正好给我们一个时机进行探索和过渡。继续教育应该在体制机制、培养方案、教学计划等方面逐渐过渡,最终实现学历继续教育和全日制高等教育标准的统一。当然,这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

      第二,就当前的学历继续教育来讲,应该实行“宽进严出”,而不是“严进严出”。现在,普通高等教育的高职院校都已经实行注册入学了,继续教育根据其自身特点,更应该实行宽进严出机制。

      第三,继续教育的任何改革都是为了提高办学质量,提升办学水平。只有围绕质量这个核心进行改革,才能使继续教育得到了各方认可,取得良好的办学声誉。我们应在服务社会和人才培养中找到明确的定位,使继续教育在新时期获得顽强的生命力。

                  北京清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李振宇为79岁的薛敏修老人颁发“学习之星”荣誉证书